<code id='ic31w'><strong id='ic31w'></strong></code>
  • <i id='ic31w'></i>

  • <ins id='ic31w'></ins>

    <acronym id='ic31w'><em id='ic31w'></em><td id='ic31w'><div id='ic31w'></div></td></acronym><address id='ic31w'><big id='ic31w'><big id='ic31w'></big><legend id='ic31w'></legend></big></address>
      <dl id='ic31w'></dl>

            <span id='ic31w'></span>

            <i id='ic31w'><div id='ic31w'><ins id='ic31w'></ins></div></i>
          1. <tr id='ic31w'><strong id='ic31w'></strong><small id='ic31w'></small><button id='ic31w'></button><li id='ic31w'><noscript id='ic31w'><big id='ic31w'></big><dt id='ic31w'></dt></noscript></li></tr><ol id='ic31w'><table id='ic31w'><blockquote id='ic31w'><tbody id='ic31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c31w'></u><kbd id='ic31w'><kbd id='ic31w'></kbd></kbd>
          2. <fieldset id='ic31w'></fieldset>

            誰拾瞭我的愛情

            • 时间:
            • 浏览:10

            大二女生曲雅覺得自己近來很倒黴,這不,新買沒幾天的手機居然丟瞭,打自己的號碼卻發現關機瞭。她隻能無奈地呆坐著,看撿到她手機的人能不能良心發現還手機。她的手機裡有同學們的號碼,如果撿到的人有心還的話,一定能找到她的。

            這個新手機是前幾天她的男朋友丁俊給她買的,是新款時尚手機。剛買來時讓室友們羨慕不已,一來這是新款手機,二來是她和丁俊的愛情見證。本該十分珍惜的,可她偏偏弄丟瞭。她不敢告訴丁俊,她怕他會發火。她很愛他,生怕失去他。

            現在曲雅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奇跡的發生瞭。

            幸運的是,果真有一個室友接到瞭曲雅丟的那個手機號碼打來的電話。曲雅很高興,能打電話回來,就證明撿手機的人並不想貪圖手機把它據為已有。室友把手機交到曲雅手上讓她接。那是一個年輕的男孩的聲音,他說:“手機可以還給你,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手機我是在校園裡撿到的,請問你是女大學生嗎?”

            “是的,你說。”曲雅急著要拿回自己的手機,連忙答應道,“隻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我都可以答應你。”

            “是這樣的,我母親生病瞭,很想見一見我的女朋友,可我還沒有女朋友,所以,我想讓你假扮一次我的女朋友去見我母親,可以嗎?”對方的語氣很淡定。曲雅猶豫瞭片刻,她覺得對方能還回手機,說明他心腸不壞,就幫他一次也應該,於是就答應瞭下來。

            撿到手機的是一個陽光俊朗的男生,高高的個子,笑容總掛在臉上,氣質也很不錯。他的模樣、身段和丁俊有點像,都是那種帥哥類型,不過丁俊稍柔美一點,他則更剛毅一些。通過交談,曲雅得知他叫羅毅,是建築系三年級的學生。

            羅毅打量著她說:“沒想到你是個這麼漂亮的女孩,我母親見瞭一定會很高興的。”他把手機交還給瞭曲雅,並約好第二天,也就是周六上午去看他的母親。

            曲雅為瞭這個約定,找瞭個借口推掉瞭丁俊約她去公園劃船的約會,跟著羅毅去看他的母親。羅毅攔瞭輛出租車,趕往他母親住院的地方——第三人民醫院。在車上,羅毅把一袋水果及一些保健品交給她,說:“等下你就說是你買來送給我母親的,這樣她會更高興的。”

            曲雅忽然對羅毅有瞭好感,因為他的孝心和細心。她想,她已經有瞭丁俊,不會再愛上別人,但她覺得這麼好的人,不妨幫同宿舍的姐妹牽線搭橋,那也是一件美事。不過這事得先緩一緩,當務之急是要想好見瞭羅毅的母親該有怎樣的表現,不要露餡才好,要不然會傷瞭一個母親的心。

            這時,羅毅可能看出瞭曲雅的心思,就對她說:“你不必緊張,自然點就好,其實我母親現在意識還不太清醒,所以她一定不會看出破綻來的。”

            到瞭醫院進到病房,曲雅看見一個臉色蒼白的婦人躺在病床上打點滴。羅毅給她介紹說病床上的婦人就是他的母親,曲雅趕緊說:“阿姨,您好,我來看您瞭。”說完把水果和保健品放到病床旁的櫃面上。

            羅毅小聲地在母親的耳畔說:“媽,這就是我的女朋友,她叫曲雅,和我同在一所大學讀書。”

            羅毅母親的臉上浮現出瞭笑容,眼睛看著曲雅,洋溢著一種喜悅的光彩,她伸手握住曲雅的手說:“真是一個漂亮的姑娘。”

            從醫院出來,羅毅對曲雅說:“謝謝你,我請你吃飯吧。”

            但是曲雅為瞭早點回去,就沒有答應,說瞭些祝羅毅母親早日康復的祝福話就和羅毅告辭瞭。

            過瞭一個多星期,羅毅打電話給曲雅,說母親身體康復瞭,希望和她一起吃個飯。因為上次假扮過羅毅的女友,她得把戲演到底,所以就答應瞭。

            到瞭飯館,曲雅看到羅毅母親的氣色已正常瞭,精神很不錯,看來真的康復瞭。羅毅母親對他們說:“我真的是遇見好人瞭,得到瞭你們兩位的幫助,真是謝謝你們。”

            “怎麼?”曲雅覺得有點不對勁,羅毅不是她的兒子嗎?

            羅毅對著疑惑的曲雅點點頭說:“這位阿姨並不是我的母親。”

            原來,這位阿姨的兒子和羅毅他們在同一所大學念書,她因為頭部受過傷,患有間隔性失憶癥,情急之下會突然病發,犯病的時候意識模糊,連自己的兒子也認不清。她的丈夫早年過世瞭,目前她隻靠退休金省吃儉用地過生活。前段時間她的兒子打電話向她要一筆錢急用,正好她聽說兒子交瞭女朋友,心裡非常高興,也想來看看兒子和他女朋友,就自己坐車來省城。可是她兒子也許是怕女朋友和別人知道他有這麼個母親,拿瞭錢後,也不留母親,就急著把母親送上瞭車要她回去。但母親突然想起她閑時做的傳說能避邪的桃核手鏈忘瞭給兒子,就下車退瞭票,想再回校園給兒子。不巧剛到校園門口就犯瞭失憶癥,於是就拉著剛好出校園的羅毅,認定他就是她兒子。羅毅一頭霧水,對她解釋他不是她兒子,可她不信,心裡一急,倒在地上昏瞭過去。羅毅趕忙把她送進瞭醫院,並主動承擔起她的醫藥費。她是因為貧血而昏厥的,當羅毅從醫生處瞭解到她患有失憶癥後,怕她傷心和不安,就自稱是她的兒子。她在意識不清時說想見兒子的女朋友,正好他無意間撿到瞭曲雅的手機,於是就有瞭之前讓曲雅假扮女朋友的一幕。

            羅毅是一個那麼好的人,相比之下,阿姨的兒子簡直太可惡瞭。曲雅問阿姨:“你兒子叫什麼名字?我帶你去找他,這樣的不孝子,得好好教訓一頓才行。”

            還沒等阿姨回答,門口就沖進一個人,居然是曲雅的男朋友丁俊。他對著曲雅吼道:“原來你不和我約會,就是為瞭和這小子一起吃飯!”

            背朝著丁俊的阿姨一轉頭,和他打照面時,他頓時驚呆瞭,嘴巴張得老大:“媽……媽,你怎麼在這兒?”

            明白瞭真相的曲雅很生氣,她掏出丁俊送的手機往他手裡一塞,怒道:“還給你!你真卑鄙,居然跟蹤我!而且你對自己的母親也不孝,我不想和你這樣的人繼續交往!”說完頭也不回地跑瞭。

            曲雅和丁俊分手後,每天下午都一個人到操場上繞圈子跑步,排解心底的愁悶。

            這天,卻有一個人追上來,和她一起並排跑,是羅毅!他微笑著轉頭對曲雅說:“別那麼垂頭喪氣的,老是低著頭幹什麼?”

            曲雅終於抬起瞭頭,也露出瞭笑容說:“我不是沮喪,而是在找東西。”

            羅毅問:“你掉瞭什麼?”

            曲雅說:“我的愛情掉瞭,所以現在在尋找。”

            羅毅說:“那我剛好拾到一份愛情,不知是不是你掉的那份?”

            曲雅站住瞭,笑著說:“那你拿來給我看看是不是。”

            斜陽下,操場的跑道上,兩個影子越靠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