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1v7uo'></i>

<ins id='1v7uo'></ins>
  • <tr id='1v7uo'><strong id='1v7uo'></strong><small id='1v7uo'></small><button id='1v7uo'></button><li id='1v7uo'><noscript id='1v7uo'><big id='1v7uo'></big><dt id='1v7uo'></dt></noscript></li></tr><ol id='1v7uo'><table id='1v7uo'><blockquote id='1v7uo'><tbody id='1v7u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1v7uo'></u><kbd id='1v7uo'><kbd id='1v7uo'></kbd></kbd>

      <code id='1v7uo'><strong id='1v7uo'></strong></code>
      <fieldset id='1v7uo'></fieldset>

    1. <i id='1v7uo'><div id='1v7uo'><ins id='1v7uo'></ins></div></i>

      1. <acronym id='1v7uo'><em id='1v7uo'></em><td id='1v7uo'><div id='1v7uo'></div></td></acronym><address id='1v7uo'><big id='1v7uo'><big id='1v7uo'></big><legend id='1v7uo'></legend></big></address><span id='1v7uo'></span>

        <dl id='1v7uo'></dl>

            四季風花雪抖音福利社月情

            • 时间:
            • 浏览:84
            大學校園,當她第一次欣然地走進,一切都是如此新鮮。尚未脫去高中生稚氣的她看著這裡的一草一木,對自己說:“我要在這裡開辟一片天地。”望瞭望高聳的教學樓,一股熱情在她體內燃燒。然而剛邁進大學校門的她根本不知道這座 “象牙塔”裡等待自己的,究竟會是什麼?
              春  大一
              風飄零 花嬌柔 雪融水 月朦朧
              她,第一次離開父母,第一次孤身一人來外地上學,第一次拿著飯卡去排隊打飯,第一次睡在宿舍的床鋪上……到第二次,第三次,新鮮感逐漸渙散,取而代之,都是對傢的思念。她想到父母慈祥的面龐,想到傢中自己佈置的臥室,想到每天早上擺在餐桌上的熱牛奶,想到那句“獨在異鄉為異客”,終於,她淚流滿面,那淚水中有種灼燒的溫度。
              當淚水流幹,她忽然想起高中時喜歡自己的一個男孩子——林。
              想起林,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情況。從前的她,成績在年級中一直處於前三名,且人長得水靈漂亮,清高的她根本不屑去看林一眼,因為在她的眼中,林是那麼平凡,更別說去接受他。可現在她多希望林能夠陪在她的身邊。她感到寂寞,前所未有的寂寞,像懸浮在空洞的靈宇中,周圍盡是飄渺的虛幻。
              她閉上眼睛,想到林那時對她說過的話——“我會等你”!眼淚又一次不自覺地流下來。她想自己或許已經長大瞭。
              寂寞,孤獨,這一切,她隻能通過拼命的學習來彌補寂寞的心靈。
              渾渾噩噩的大一上學年終於到瞭結束的時候,她榮獲瞭國傢一等獎學日本同意奧運延期新聞金,被評為院校優秀幹部,成為入黨積極分子……然而此時這些榮譽對她來說都不及馬上回到傢中,回到父母身邊,回到自己的臥室,甚至是見到那個平凡的林。
              假期中她和林見瞭面,兩個人的手終於拉在一起,而她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冬季飛去,春天飄至,她終於還是要回學校。臨走前,林對她說:“我會等你!”她點點頭,眼睛濕濕的,她知道自己已經愛上這個為她歡顏愁苦且依舊平凡的林。
              她到瞭學校,很想林,尤其是看見校園裡挽著手熱戀的情人們。那個時候她才發現寂寞原來是如此的難以抗拒。
              春天是屬於花枝招展,鶯歌燕舞,萬物萌發的,這樣的時節當然少不瞭一顆寂寞的心。冬雪已經化盡,她同宿舍的女孩們都萌動著一顆寒冷過後,春暖花開的心,好象在一夜之間都有瞭屬於自己的二人世界,就像春天那一夜開遍山坡的鮮花,可是她的清高讓她望而卻步。
              這段時間,林每天給她打電話,她對林說她在這裡很寂寞。林說他很害怕。她問林怕什麼?林笑瞭笑,沒有說話……
              獨自一個人走在校園裡,她感到孤獨壓迫著每一根敏感的神經,自己就像被隔離在另一個空間中,與周圍的一切格格不入。她想趕快放假,趕快回到林身邊。於是她仍通過拼命的學習來擺脫寂寞的困擾,她知道自己是在逃避,但也不願去多想什麼,可似乎有一種東西在悄悄地、偷偷地觸動她。
              終於有一天,大學裡一個叫示的男孩對她說:“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會帶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那個時候,如此的一句話,像在黑暗中呆久瞭的人突然見到光明一樣,既興奮又有一絲恍惚和灼傷,給人不定的錯覺。她腦子一顫,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幾天中,那句話在她耳邊不停的回響。“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會帶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會帶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這句話就像無法察覺的病毒,每時每刻刺激著她的神經,傳染開去……
              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會帶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這對於一顆寂寞少女的心,在明媚的春天是多麼矛盾的煎熬:一邊是遙遠的林,一邊是身旁的示。
              她清楚的知道,若不是寂寞,在她心中根本不會有這兩個人,因為有種性格屬於她,那種性格就是清高。可如今,她需要擺脫寂寞,在這樣明媚的春天裡。
              春天,萬物萌發,容易讓人萌動。
              夜裡,她給林打電話說瞭這件事。之後便是很長的沉默,最後,林隻說瞭四個字:“我會等你!”她聽得出來那四個字的分量,裡面充溢瞭無聲的疼痛,充盈瞭心酸的淚水,充滿瞭最包容的愛。
              她說:“林,我終於知道你所說的害怕是什麼瞭?”她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哭泣聲。
              林笑瞭笑,沒有說話……春天的夜裡,一切都很靜,一切都像是在偷偷地生長。
              當然也包括她心中一種不可名狀的感情。
              輾轉瞭一夜,第二天晚上她約瞭示。在學校湖旁的花叢邊,兩人靜靜的矗立。
              終於,示向她伸出一隻手,說:“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會帶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
              “風花雪月的愛情?這是春天的誓言嗎?”她盯著示的手,輕輕地問。
              “不是春天的誓言,是四季的,永遠的。”
              “但我現在有林,隻是……”
              “我就在你身邊,但他不在。我能給你真實的感覺,但他不能。我會帶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但他不會……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會帶給你幸福,相信我。”示伸手去拉她的手,她沒有閃躲。突然間她感到心中抽離瞭一種積聚瞭很久的東西。
              “我很矛盾,很迷茫,我……”她已變得泣不成聲,“這樣……我們會幸福嗎?”
              “會的,風花雪月。”
              “風花雪月,像這樣的春天嗎?像我現在的心情嗎……風飄零,花嬌柔,雪融水,月朦朧。”
              示搖搖頭,說:“你無須朦朧,我們會幸福,因為,我愛你。”
              “可是……”
              “我不強求,你好好考慮。”示松開她的手,呆呆的站立。
              時間就像定在那個瞬間,就在示松開她手的剎那,她清楚的知道原來示握住她手的時候,從她心中抽離的集聚瞭很久的東西原來是可怕的寂寞和孤獨。
              那個夜裡,她看著林的照片流瞭很多眼淚,之後把照片小心的放好,度過瞭一個安靜的夜晚,隻是那樣的夜晚靜得讓人斷腸……
              翌日晨曦,當示還賴在床上的時候就有電話叫醒瞭他,“喂——有這樣當人傢男朋友的嗎?總應該請你的女朋友吃個早飯吧?我在樓下等你呦!一會見!”話筒裡傳來她甜甜的聲音。
              示興奮得扔掉話筒,從被窩裡爬起來……
              夏  大二
               風溫情 花曖昧 雪無痕 月清明
              春天悄悄走過,花兒已開始鬥艷。
              她給林打瞭電話,說她已經有瞭新的男朋友,叫示。林仍然像往常一樣安靜,隻是此時的安靜讓她感到死一般的異樣。
              她問:“林,你沒事吧?對不起,我在這裡真的很寂寞,我真的需要有個人陪……”
              “我明白。”林打斷瞭她的話,語氣裡沒有怨恨的感覺,隻有安靜。
              “林”,她的聲音很溫柔,“別再等我瞭,不值得,我並不是個出色的女孩!我真的不值得讓你等……一定會有個很出色的女孩在等著你……”
              “今天就說到這裡吧。”林突然掛掉電話,空鳴的電話音在她耳旁不知疲倦的響著。
              示對她很好。每天早晨示都會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早點已經買好;夕陽西下的時候,示總是陪著她在操場上散心。那個時候,她挎著示的臂彎,依著示的肩膀,感到這個港灣如此可靠,如此溫暖,且又如此風花雪月。示總是給她講笑話,而她網易雲音樂也總是被逗的咯咯地笑。她笑的時候,示總是說:“我喜歡笑容掛在你的臉上,像天邊的那朵彩雲。”
              她笑著說:“你敢不喜歡,這是美女效應,呵呵,再說瞭,哪裡有像我這麼美的彩雲呀?”
              示用食指刮瞭下她的鼻子,把她摟在懷裡,“臭美”,示在她耳邊輕輕地說給她聽。
              一個和煦的晚上,月光皎潔的撫摩著每個角落,好似一切都變得溫柔瞭許多。她和示坐在學校的情人坡上,一起看著天邊的圓月,彼此靜寂。突然,示低聲問她:“還記得我以前給你的承諾嗎?我會帶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她把頭轉向示,眼睛裡閃著透明的流體,月光把她裝點成一個羞答答的公主。
              “我當然記得。示,謝謝你在我最寂寞的時候陪在我身邊。這些日子裡我一直都在默默的感動。謝謝你給我的風花雪月——風溫情,花曖昧,雪無痕,月清明。”
              示笑瞭笑,輕輕的要去吻她。她稍稍地往後歪頭回避。
              示說:“我愛你,相信我。”他柔情的看著她的眸子,溫柔,真摯……
              她點點頭,閉上眼睛,輕輕地揚起頭,她把初吻給瞭示。
              那個夜裡,她躺在宿舍的床上輾轉難眠,摸著自己的嘴唇,體味著接吻那夢幻般的感覺,她知道自己已經愛上瞭示,還有示溫柔的嘴唇。
              在她和示交往瞭一段時間後,彼此已深陷對方,終日相伴。很多人見瞭他們都說,你們真是幸福的一對呀!然後她笑笑,感到滿足,示緊緊地攥起她的手,望著她明亮的眸子。示喜歡文學,她就幫助他在學校辦瞭個文學協會;她喜歡聽歌,示就給她買瞭最新款的mp3;示喜歡打球,她就在一旁傻傻的看著他;她喜歡浪漫,示就帶她去情人坡給她講笑話……一切的一切,美的不象話!
              她問示:“我們會一直這樣好下去嗎?就像現在炙熱的天氣,就像我們滾燙的熱情,就像這樣,我愛你,你愛我!”
              “我們會有不好下去的理由釘釘嗎?就像太陽每天都會來,就像夏天日日都溫暖,就像這樣,我愛你,你愛我!”
              她望著示的眼睛,踮起腳尖吻瞭他,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去吻示。她說:“示,我愛你!”示把她緊緊地摟在懷裡。
              明朗的夜空下,一切都很安靜,隻有蟬在不知疲倦的鳴叫!
              那一天月亮沒有出來,林打來電話。
              “你還好嗎?我很想你,每天都很想,你像個霸王,總是瘋狂的占據我的大腦。”林說。
              “我很好,很快樂。隻是有時候很擔心你,你過得好嗎?”
              “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過得很好,至於現在……哦,不說我瞭……他對你好嗎?”
              “他?你是說示吧,他對我很好,很關心我,很疼愛我。”她的語氣裡充滿瞭幸福。
              “……”電話那邊沒有聲音。
              “林,你沒事吧?”她關切地問。
              “我……我沒事。太好瞭,他對你好我就放心瞭。還有,我想提醒你一件事。”
              “什麼?”
              “千萬不要因為愛情而昏瞭頭腦,現在的熱情是不能夠代表永遠的,所以別做傻事,女孩子一定要懂得自重……”
              “你什麼意思?你覺得我是個隨便的人嗎?”她打斷林的說話。
              “不,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是我寧願用我的一生去捍衛這種信仰和執著的女神,隻是愛情的確容易讓人迷茫。”林堅定地說。
              “我明白你的意思。林……我不是一個好女孩,對嗎?你為我這樣痛苦,我卻……我隻能對你說對不起。示對我很好,我也很愛他。我和你已經分手瞭,你別再等我瞭,好嗎?我不想讓你太痛苦,你應該找個女朋友,那個人一定比我更適合你。”
              “愛是一種‘孽緣’,面對它時,有些事情往往不能夠像你說得那麼理智。我愛你,沒有理由,我隻知道我要讓你成為最幸福的人,我希望你能夠幸福,我要你快樂的面對每一天……”
              “林——你別說瞭,我快感動死瞭,我會幸福的,我答應你,我會快樂的面對每一天……”
              抽噎聲在話筒間穿梭,周圍盡是炎熱的夏夜。
              時光如梭,第二年的夏季,大二即將結束的一天。
              “示,快放暑假瞭。我們即將分開一段時間,我會想你,怎麼辦?”
              “假期我會去你的城市看你,而我們現在所能做到瞭,隻有珍惜。”
              她點點頭,要去吻示。示輕捂住她的嘴,“今晚和我在一起好嗎?我不想離開你!”
              “可是我們……”
              “相信我!”
              她望著示,堅定的眼神,溫暖的擁抱,終於點下瞭頭。
              那個晚上,示帶她來到賓館。
              “今晚讓我好好的愛你,我會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答應過你,會給你風花雪月的愛情。”
              “示,你真的會一直這樣愛我嗎?我怕有一天……”
              “傻瓜,怎麼問這種傻問題?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呵呵,討厭,你就會逗我……”
              示突然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她停止瞭說話。兩個人望著對方的眼睛,沒有語言,好久好久……
              終於,示松開臂膀,輕輕的解開她t恤的紐扣。她沒有反抗,沒有說話,林在她的腦海中一瞬即逝,她看著眼前的示,甜蜜地揚起瞭嘴角。
              之後的那個深夜,兩個人纏綿在床上,愛情狂熱的燃燒。她把自己的貞節交給瞭示,告別瞭她的處女時代。
              窗外,炎熱不斷的濃烈,像她和示的激情。
              在這個時候,隻有蟬依舊在不知疲倦的鳴叫……
              秋  大三
              風蕭瑟 花衰頹 雪未至 月陰晦
              秋天飄至,樹漸漸地“瘦”瞭,人漸漸地“胖”瞭。
              女孩子脫下招展的衣裙,換上溫柔的秋裝。陽光少瞭炙熱,花兒藏瞭鮮艷,空氣淡瞭芬芳,一切都好象在一瞬間冷靜瞭下來,孕育瞭深沉。
              暑假時,示來到她的城市。她騙父母住在女同學傢,在外面和示過瞭幾個晚上。每次和示****,她的心已經覺得坦然,因為她認為自己本來就是屬於示的。示走後,她見瞭林。林依舊是那個有著安靜眼神的人,就像他的說話。
              她終於對林說瞭她和示的一切,包括和示的****。林聽到後,眼淚一下子流下來,這是林第一次在她的面前哭,哭得那麼自然,那麼真實,那麼傷悲。
              大二年終總結時,她的成績一塌糊塗。看到別人“奪”走本應屬於她的“榮譽”,清高的品行是不可能有接受的理由和借口。她清楚這一切都因為自己把耕耘的時間用在瞭和示的談情說愛上,可她不後悔,她覺得值。
              大三時,當她再次走進校園,看見高聳的教學樓時,她忽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走進校園時的情形。“我會在這裡開辟一片天地。”想到這句話,她搖瞭搖頭,少瞭初來大學時那種欣然的感覺。
              她協助示辦的文學協會在學校裡已經“傢喻戶曉”,示自然成瞭眾多協會主席中的標榜,終日忙碌,還會和很多人打交道,他們在一起的時間變得少瞭許多。可是她仍然一有時間就去找示,陪在他身邊。
              昨天好像還生活在花叢中,今天就已經邁步在鋪滿落葉的小路上。昨天好像還是艷陽高照,今天就感到空氣中彌漫瞭一絲涼意。昨天好像還抱怨著煩躁的蟬音,今天就因為聽不到而感到異樣的安靜。昨天好像還是夏天,今天就已經在秋季的環境裡。
              她大三瞭。除瞭示,她也有瞭一些相處很好的姐妹。很多時候,她和示以及幾對朋友情侶會在一起吃飯,講著閑散的故事和低俗的笑話,大傢開心地像一傢人。她會說,我們這多像是還珠格格裡面的生活。然後男孩子就會抱抱自己的女友,輕輕地道一聲“愛你”。
              愛你……愛你……一天天的愛你,一天天的逝去。
              秋天已經過瞭一段時間。
              一個夜裡,她宿舍的電話不厭其煩地響起。
              “喂,你好。”
              “我是示,明天早上你自己去吃早飯吧!”
              “怎麼瞭?你要去幹什麼?”
              “我明天想睡個懶覺。”
              “好呀,可能最近你太累瞭吧?”
              “當然,難道你沒看出來這兩天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很沒精神嗎?”
              她沒有說話,因為她萬萬沒有想到示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喂,你怎麼不說話?說話呀!”
              “示……你還愛我嗎?”她嬌滴滴地,連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怎麼會問出這種問題。
              “怎麼突然問這麼無聊的問題?”示的聲音很隨意。
              “無聊嗎?你開始覺得我無聊瞭嗎?你忘瞭你的誓言?你不愛我瞭?”她的聲音提起來,驚醒瞭同寢室的姐妹。
              “你問的問題本來就很無聊!別瞎想瞭。我要去睡覺瞭,困死瞭,再見。”
              然後她聽到電話掛斷的聲音。
              黑暗中,她抱著電話靜靜地站在那裡,沒有一點聲音。寢室的姐妹們誰都不知道她哭瞭,隻有她知道,因為眼眸下有兩道灼燒的熱痕。
              突然,電話又響起來,她在黑暗中笑瞭笑,拿起電話,她想,示還是愛她的。
              “老公,你回心轉意瞭?”
              “……對不起,我是林。”
              “噢……”她吃瞭一驚,“林,對不起。我還以為……”
              “沒關系,我隻是想告訴你今後的一段時間裡我可能會很少打電話給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怎麼瞭?連你也不願理我瞭嗎?我做錯什麼瞭嗎?林,你告訴我呀?”她哭瞭,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眼淚這麼不值錢瞭。是不是在愛情的滋潤中她已經變成瞭一個隻剩下感性的女孩?
              “你別哭呀,不是這樣的,你什麼都沒有做錯,真的……別哭瞭。”林聽到她的哭聲慌瞭手腳,口不擇言的說話,“我怎麼會不理你呢?隻是我的成績很好,學校說如果大三結束時我還可以保持這樣的成績就在我畢業後保送我讀研究生,我隻是不想放棄這個機會……你別哭瞭,求你瞭,我仍然可以天天給你打電話,我不是不理你,你別哭瞭……求你瞭!”
              “不用打電話給我瞭,林。你要加油,千萬不能放棄這個機會。我挺好的。”
              “真的嗎?”
              這句“真的嗎”讓她突然感到一陣寒意,她應該怎麼告訴林呢?她到底是好還是不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隻知道她的眼淚已經在臉上鋪張縱橫。她不清楚示現在在想些什麼?她依舊愛著示,愛著示的情話,愛著示的嘴唇,愛著示與她的****。
              “林……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聽我一句話,不要荒廢學業,明白嗎?”
              “林,我是不是很傻……像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她的聲音有些哽咽。
              “你有的時候真得好傻,傻的讓我不知道該怎樣恨你。但是我愛你,就像我聽說你和……”林停頓瞭一下,然後林的說話中就伴隨瞭哭泣,“就像那樣恨你一樣的……愛你。撕心裂肺的痛,像心臟在滴血還要強迫的擠出微笑,像刀子刺破胸膛又變成棱錐瘋狂的旋轉,像溺在水中掙紮卻沒有辦法選擇死亡,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對你刻骨銘心的愛。好想忘記你做個沒有憂慮的人,可我不能……我無助我困惑,我隻能用討厭的方程式灌滿我的腦袋,可是再多的方程式也阻擋不瞭你在我腦海中的一個念頭,它們那麼的不堪一擊……”
              “林,你應該恨我,我都開始恨我自己……我這樣的人值得你去愛嗎?林,你恨我,我還會覺得好受些。”
              “啊——”電話裡傳來林瘋狂一般的叫喊,像劉月虹的河東獅吼,那裡面包含瞭多少心酸,心痛,無助,傷悲,甚至是絕望。這樣的吼叫對於平日安靜的林來說又是怎樣的一種宣泄,這樣的宣泄裡又包含瞭多少用力割破肌膚的傷痕,滴著冰冷的血,變成刀子,又割弄出多少縱橫的新的傷痕。
              “林——”她大聲叫著他的名字,“求你,別這樣好嗎?我好難過!”
              終於,林又恢復瞭平靜,“好好照顧自己,我會為你祈禱。把握好自己,為瞭將來,抓緊你的學業,你不是說過要到北大讀研究生嗎,加油吧,好嗎?”
              聽瞭林的話,她想到她大一時拿到國傢獎學金時候的開心和大二糟糕的成績,她攥瞭攥拳頭,“林,放心吧,我會努力。你也要好好生活,就算為瞭不讓我擔心,可以嗎?還有,好好努力,別給我打電話瞭,我不想讓你分心。”
              “嗯。很晚瞭,早點休息吧!從明天開始做個努力的丫頭。”
              “討厭”她嬌滴滴地說,“別叫人傢丫頭嘛,多俗呀。林,真得很謝謝你……晚安。”
              她掛掉電話,回頭看見寢室的姐妹們都站在身後用關切的眼神看著她。
              她說:“姐妹們,我沒事,明天要開始新的生活。”她又緊緊地攥瞭攥拳頭。
              之後的日子,他們再也沒有一起吃過早飯。她沒有主動提出過,因為她希望等待示會像以前一樣對她說“早點已經買好瞭,快來食堂吃呀”,可是沒有。此後,示忙的時候她就去學習,有空的時候他們依舊在一起,像平常一樣,隻是多瞭些平淡,少瞭些浪漫和說話。從一些細微的地方,她也發現示有瞭變化。她問自己,那個溫柔的示哪去瞭?那個會說情話的示哪去瞭?那個會帶給我風花雪月愛情的示哪去瞭?哪去瞭?
              紙是包不住火的。有些事情沒有辦法一直隱瞞下去,譬如戀情。
              已經深秋。這是一個很陰霾的早上。她起得很早去散步。不經意間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坐在一個女孩的對面,開始她還想那是誰又找瞭個女朋友呀,但那個念頭一瞬間後就演變成震驚,那個背影可是我心愛的示呀!他握著別的女孩的手。
              她來到示的面前,盯著他的眼睛,不發一言。
              示松開女孩的手,淺淺地笑笑。
              “示,她是誰呀?”坐在示對面的女孩問。
              “你閉嘴!這沒你說話的份!”她對那個女孩憤怒地說。
              “你等一下,我和她有點話說。”示對女孩說,然後拉著她去瞭一個很遠的地方。
              “那女的是誰?”她問。
              “大二的一個女孩。”
              “你們幹嗎在一起?”她的眼睛裡波光粼粼。
              “兩個人在一起怎麼瞭,說說話而已,哦,還不許我和別的女人說話瞭是吧?我對你說,你最近就是有毛病,整天挑我的茬。”
              “我有毛病?是我有毛病還是你有?這麼久沒有在一起吃早飯,原來你和別人在一起。說話,說話用得著拉著手說嗎?”
              “你別沒完沒瞭,那個女孩隻是佩服我的才華而已,想進文學協會幫我的忙……”
              “幫你的忙?我們的文學協會大主席,你可真偉大呀!你看人傢把你幫的……”她哽咽著,沒有辦法再說下去。
              “別說得這麼難聽,我們又沒幹什麼!你別整天神神道道的,有意思嗎?無聊死瞭!”
              “我是無聊,我是傻子。我把一切給瞭你,你卻辜負我。示,你變瞭,你不再愛我瞭是吧?不愛你說呀,什麼風花雪月的愛情,全都是狗屁!這就是你在秋天給我的風花雪月嗎——風蕭瑟,花免費在線三級衰頹,雪未至,月陰晦。示,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種始亂終棄的男人。”
              示笑瞭笑,揚起一邊的嘴角。這樣的笑容忽然讓她覺得很惡心。她揮起手臂給瞭示一個重重的耳光,重重的,讓她的手都感到生疼。
              “你打我,你……”示揚起手臂,她閉上眼睛。但最終示的手停在瞭空中,緊緊地攥成瞭拳頭。
              示用憤恨的眼神盯著她,她揚著頭,因為她知道如果她現在低下頭,那她就真的什麼都沒有瞭,連自尊都沒有瞭。
              身後傳來瞭剛才那個女孩的聲音,像甜甜的檸檬,“示,你還沒有說完嗎?該去吃早飯瞭。”
              示用食指指瞭指面前昔日的女友,又搖瞭搖,然後轉身離開瞭。
              “示,我等你可等瞭老半天呦。”她聽見女孩微笑著對示說。
              “對不起!請你吃好吃的作為補償吧。”然後她看見示把手臂搭在女孩的肩上,女孩掙脫瞭兩下沒有掙脫掉,然後安靜地靠在瞭示的肩膀上。
              她看著看著,竟然笑瞭,想到幾年前的自己也是這樣一個傻傻的女孩呀!“示這個混蛋”,她聽見自己的聲音也沒有以前甜瞭,“怪不得!”她抹瞭一把臉上稀裡嘩啦的淚水,向宿舍走去。秋風灌進她的衣囊,好涼。從心臟開始,漾著一種憂傷,在落葉墜地的瞬間傳染到每一寸肌膚。這個時候,她的心是疼的,臉卻是笑的,她的臉笑瞭,心卻已經碎瞭……因為那個始亂終棄的示。
              斑駁陸離的夏季在日頭落下多少次後演變成上海幼師被曝性侵感時傷懷的秋,感時傷懷的。夢裡花落知多少,我的示究竟隨著哪片落英消逝在暮色中,那暮色照得大地是讓人流淚的深黃。她在夢裡苦苦地尋找著答案,眼角裡滑出晶瑩的淚水。整整三天三夜,她倦在床上,早就不記得哭過多少次,換過多少條枕巾,問過自己多少次為什麼示不要我瞭。淚流幹瞭,隻剩下沒有焦點的紅腫的眼睛;力氣沒瞭,就把自己擱置在床的角落裡落寞;嗓子啞瞭,發出急促可怕的呼吸聲。好好的一個女孩突然間像變瞭一個人,讓人看到就會想到絕望。
              同寢室的姐妹們終於忍受不瞭瞭,強迫她吃飯,她生往下咽卻又原原本本的吐出來,伴著一陣陣的咳嗽。姐妹們勸她的話都說盡瞭,最後隻能抱著她一起哭起來。
              “示這個混蛋,我去找她替你問個明白,讓他說個清楚。”宿舍的大姐氣憤地說。
              “別,大姐。別去找她。”她伸手拉住大姐。“他一定不希望把事情搞得那麼糟。”
              “什麼時候瞭你還替他想,你都成這樣瞭,我們都快心疼死瞭。”二姐說著,已成淚人。
              “不用擔心我,有你們在身邊,我很開心。”她說。
              “三姐,你別難過瞭?”四妹勸她,她在宿舍排老三,“你現在還愛示嗎?”
              她低下頭,“愛,從我接受他那天開始我就沒有停止過愛他,用我全部的精力愛他,享受他給我的愛,我不在乎我失去什麼,我隻在乎他能夠一直愛我,一直愛下去……但是我更恨他,恨他欺騙我,恨他移情別戀,恨他始亂終棄,恨他給我的承諾。他說過要給我風花雪月的愛情,可是去哪瞭?去哪瞭?去哪瞭……”眼淚砸在地上,摔得粉碎,灰飛煙滅。
              時間是沖刷一切的溪流,昂首遠去,從不停留,不論你是快樂還是憂傷。
              當她和示的分手成為公開,當示和那個女孩的交往不再是秘密,她已經大四瞭。
              冬  大四
              風癲狂 花枯萎 雪紛飛 月憔悴
              回想起大三的生活,在她心中盡是落葉枯黃的秋,幹丫丫的樹枝呆呆地矗立,比任何一個季節都孤獨,冬天畢竟還會有銀霜掛在枝頭。失去示,她尋回瞭遺失,國傢一等獎學金,院校優秀幹部,三好生以及彌足珍貴的研究生保送名額……可以說一名學生在一學年可以獲得的榮譽她基本都得到瞭,但這一切在她心中都沒有示曾經對她說一句“愛你”那樣更讓她感到喜悅。
              她很少再看到示,因為她把自己封閉在自習室裡,帶著足夠的食物和水,從早上一直拼到封樓,她知道她隻是選擇通過這種方式來逃避。多少個夜深人靜的夜晚,她拿起電話想打給林,可每一次都在撥最後一個號碼時匆忙的掛掉,她認為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再去向林訴說悲傷。
              就這樣,時間昂首遠去,不留痕跡,無論你快樂還是憂傷。就這樣,她大四瞭。
              大四是她的實習學年,她選擇瞭林在的城市。她覺得即使林不在她身邊,那個城市也讓她有安全感。再三考慮,她還是告訴瞭林她的到來,兩人終於在咖啡屋見瞭面。
              “林,我們多久沒見過面瞭?”
              “好久瞭,即使是剛過的暑假你也沒有見過我。”
              “林,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隻是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你,你對我那麼好。”
              林沒有說話,空氣在彼此之間沉默瞭好久。
              “林,我已經和示分手瞭。”她看見林端咖啡的手突然抖瞭一下。
              “為什麼?”林問。
              “為什麼呢?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大三那年,他像秋天一樣殘酷,殘酷得讓我凋零。”
              “……你瘦瞭,生活得很辛苦,是嗎?”
              她點點頭,眼淚掉進咖啡裡,林也一樣。她因為心酸,他因為心疼。
              之後,她把一切都告訴瞭林,包括示對她的承諾。當他們走出咖啡屋時才發現這座城市已經銀裝素裹,皚皚的宣告著冬天的到來。
              一天晚上,她在實習公司的寓所裡無聊的坐著,隨手在紙上寫著林和示的名字。突然她發現“林”和“示”在一起不就是“禁”嗎?“看來兩人註定是不能夠相見吧?”她說給自己聽。這時林發來短信:
              “天使折斷瞭翅膀,寒冷時會覺得疼嗎?翅膀沒瞭可以不用飛翔,我不在乎,可是你的眼淚卻早已把我埋葬。沒有辦法不在乎是什麼折斷你的翅膀,所以我背上行囊,去瞭你曾經愛過的地方。”
              “林去找示瞭!”她一驚,看見紙上的“禁”字,“千萬別……”然後瘋瞭似的跑向火車站。
              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林找到瞭示,兩個人站在雪中,任憑寒風吹亂他們的頭發。
              “我從她那裡聽說過你,林。我知道你愛她。”示很平靜地說。
              “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因為你而變瞭,變得鬱鬱寡歡,我再也沒有見過她自信的微笑,這都是由你所賜,你的負心!你的無恥!”
              “別說我無恥。”示喊起來。
              “那你為什麼要給她承諾。”林也喊起來。
              “因為我愛她。”
              “你愛她還傷害她。”
              “我想嗎?我的笑容下是怎樣的黑暗,你們根本不明白。”
              “我隻明白天使斷瞭翅膀就沒有辦法再飛翔,那是天使最大的悲哀。”
              “那就隻能怪在我和她之間有我更愛的東西,那是我的理想,我的夢,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和它媲美,即使是她,一樣可以被埋葬。”
              “你的理想?”
              “對,就是一直陪伴我的文字,我愛它們的乖巧和玲瓏,愛它們的多變和執著。我愛它們,所以我放棄她而找瞭另一個女孩。那個女孩的父親是出版社的社長,她可以幫助我,讓我的文字出版,讓更多的人賞識,那是我理想的捷徑,所以我義無反顧。”
              “你利用那個女孩?”
              “不是利用,是換取,用我愛的人的傷悲換取的。拋棄一個愛著的人去愛一個並不愛的人,這種感覺你知道嗎?就像用刀子割破皮膚,淌著黑色的血。可是為瞭我的理想,我並不覺得疼。”
              “垃圾。”
              “垃圾?一個毫無成就,不為理想的男人配做男人嘛,不這樣做我才是垃圾。”
              “一個沒有責任,損人利己,把心愛的人帶到天堂,又狠狠地推下去,這樣的人有資格做人嗎?”
              “你們都別說瞭!”她從一棵老槐樹後走出來,早已成個淚人。“示,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的愛情會因為這樣的原因而被你捏得粉碎,連喘息的機會都不給,連選擇的餘地都沒有……即使這樣我依然感謝你曾經對我的愛,我會夾在書扉裡永遠珍藏。但是……”她看著示的眼睛,“你折斷瞭我的翅膀,讓我流浪,所以這個冬天我要把對你的愛徹底埋葬。我將不再愛你。”
              “對不起,對不起……”示避開她的眼神,一句句地重復。
              她腫著眼睛一直盯著示,林把她拉到自己身邊。林笑瞭笑,從口袋裡拿出一支錄音筆,“本來打算錄回去給她聽的,我想現在已經沒有日本三級在線看那個必要瞭。但如果我把這玩意給你那個女孩的話,你自免費觀看三級完整版視頻己想想後果?”林晃著錄音筆,挑釁般地看著示。
              “林,別這樣……”她說。
              “你敢……”示驚恐地望著他,伸手去抓錄音筆。
              林迅速把手背在身後,輕蔑地笑瞭笑,“放心吧,對於你,不值得我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去對付。我不知道你失去瞭多少,但我知道失去這樣愛你的她將會是你最大的損失。”然後,林當著示的面抹掉瞭錄音筆裡的所有內容。
              狂風驟起,雪花紛飛,冬天依舊在向這座城總裁在上市示威。
              林對她說:“走吧,去我的城市,讓我照顧你。寒冷的冬季,你不用再獨自流浪,舔舐傷口。”
              她看著林笑瞭笑,拉起他的手走過示。經過示身邊的時候,她輕聲地對示說:“風癲狂,花枯萎,雪紛飛,月憔悴。冬天的風花雪月就讓冬天把它凍結,你給我的風花雪月就在這裡終止吧!”然後他們擦肩離去。
              “林!”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幹嘛?”林回頭問。
              “拜托你以後好好照顧她。”
              林用食指指瞭指示,又搖瞭搖,“你現在根本沒有資格對我說這些,看好你自己就行瞭。”之後,林和她離開瞭這座城市。
              “能和我在一起嗎?”林問她。
              “林,對你來說我已經是個不算純潔的女人。”
              “天使折斷翅膀就不能飛翔,我不可能一點不在乎,但是我更在乎天使依舊是天使。”
              “林,我值得你這樣嗎?”
              林把她擁在懷裡,“冬季過後,我心中的春天隻有你能開啟,所以你值得。”
              她抱緊林的腰,無聲的哭泣……
              
              尾 聲
              兩年後,示的長篇小說終於出版瞭,在各大書店火爆暢銷,成為風靡全國的文學佳作。她坐在臺燈下靜靜地讀著,默默地哭瞭。書中最後一頁寫道:“我沒有帶給她風花雪月的愛情,或許她並不在乎這些,在乎的隻是我能夠安靜的愛她如此簡單,可我依舊沒有做到。她走瞭,帶走瞭我的天堂,我坐在年末的地方用力張望……還有一個男人教給我堅持,教給我等待。他撫平瞭她心中的傷疤,讓我感到內疚,還有一些安慰。當天使再次飛翔之時,我真地好想看到他最開心的笑容。謝謝你們,祝福你們,我隻有這些資格瞭。春夏秋冬過去,我的罪終究不能饒恕嗎?”
              這時,林發來短信:天使,我來看你瞭,在北大門口,快飛出來接我呀!
              她揚起嘴角,小心地把書放在寫字臺上,跑瞭出去。
              春天已經來瞭,陽光和煦,微風輕柔。寫字臺上,那本書安靜的躺著,扉頁上寫著四個大字——向她贖罪。那,是書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