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t48pj'></fieldset>
  • <tr id='t48pj'><strong id='t48pj'></strong><small id='t48pj'></small><button id='t48pj'></button><li id='t48pj'><noscript id='t48pj'><big id='t48pj'></big><dt id='t48pj'></dt></noscript></li></tr><ol id='t48pj'><table id='t48pj'><blockquote id='t48pj'><tbody id='t48p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48pj'></u><kbd id='t48pj'><kbd id='t48pj'></kbd></kbd>
    1. <span id='t48pj'></span>
      <i id='t48pj'></i>

      <code id='t48pj'><strong id='t48pj'></strong></code>

          <acronym id='t48pj'><em id='t48pj'></em><td id='t48pj'><div id='t48pj'></div></td></acronym><address id='t48pj'><big id='t48pj'><big id='t48pj'></big><legend id='t48pj'></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t48pj'></ins>
            <i id='t48pj'><div id='t48pj'><ins id='t48pj'></ins></div></i>

            <dl id='t48pj'></dl>

            今天我要嫁給你

            • 时间:
            • 浏览:11

              一
              我們相識在兩年前的暮春時節,一次很偶然的機會。
              他中等身材,英俊而結實。那略帶滄桑的臉上寫著許多同齡人不一樣的境遇:從小思維敏捷,十歲時一手流暢的行書讓多少老師都甘拜下風。初二那年,突發的傢庭經濟危機讓他毅然輟學獨自去北京謀生,半年後回到武漢,一直從事維修裝飾至今。當傢境好轉的時候,早已錯過上學的機會。
              她,一個來自武漢郊區的倔強女孩,普普通通,坦率而矜持。剛念完初二就跟著姐姐來漢正街打工,平時自己舍不得買雙紅蜻蜓皮鞋,卻把每月的大部分工資寄回老傢。
              兩個人白天都很忙,沒有周末,晚上加班是常有的事,而且很難湊到一塊兒,約會的地點往往是在廉價的網吧或者傢樂福超市,哪怕是一起吃上一根一元錢的冰激凌,也會你一口我一口的開心萬分。
              偶爾有機會,他們晚上會相約逛逛江漢路步行街、中山公園,徒步去江灘看看夜景。
              這一切都留給他們許多甜蜜的回憶。
              那一年,他們剛剛20歲。
              二
              人常說:好事多磨!
              愛情似乎也是這樣。
              兩三個月的地下愛情,終於還是讓精明的母親發現瞭。
              媽媽讓他帶女朋友回傢的時候,他滿口答應。
              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傢長露出失望的神色。幾番談話過後,傢長基本知道瞭大概。
              見過她一面後,他的母親就對她投瞭否定的一票。善良的母親希望自己的兒子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媳婦。畢竟婚姻問題是終身大事。豈能草率。
              盡管父母百般阻撓,可他一點也不在乎。相反,他們更加堅定相愛的決心。
              他們都非常珍惜生命中這次難得的際遇。
              也許是他們的真誠感動瞭他的爸爸媽媽,漸漸地,二老越發喜歡乖巧的她。
              同樣。她的父母對未來的女婿也很滿意。
              終於。他們可以公開甜蜜地戀愛瞭。
              過年回老傢的時候,他把女朋友也帶去瞭,他們甚至都盤算好瞭結婚的日子。
              可是,故事遠沒有結束——
              三
              當"婚姻"二字擺上桌面的時候。她的父母顯得異常的謹慎。
              多少萬元的禮金,多少桌酒席。多少克拉的鉆戒,多少K的鉑金項鏈……
              強硬的態度,過於繁雜的禮節。讓他心力交瘁。
              愛美是女孩子的天性,面對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她也不免有普通女孩的虛榮心。
              開始在婚禮面前與別人攀比:誰誰穿上多少錢的婚紗,準誰的鉆戒是多少克拉的。又誰誰結婚那天有多少婚車排隊迎娶……
              在接下來一個多月時間裡,兩個人為著結婚的條件相持不下。
              那時候,他的父母已年過五十,早就盼望著孩子成傢後能抱上孫子。
              對於準親傢提出的一系列條件幾乎完全接受。
              但他不想因為一次體面的婚禮而變得傾傢蕩產,他更因為她的虛榮心而黯然神傷。
              當這種矛盾無法合理調節的時候,他提出瞭分手。
              四
              他是個性格開朗且感情專一的人,在他們相處的口子裡就不乏示愛的漂亮女生。
              分手後,追求他的女孩更是絡繹不絕。
              在相當長的一段日子裡,女孩子約他吃飯,上網,甚至一起遊覽連當初戀愛都沒來得及去的東湖磨山、沙灘浴場。
              甚至有一次,一個女孩主動到他傢裡來找他,硬是在傢玩瞭兩天還舍不得離開,他沒有接受那份熱情,因為他還放不下她。
              終於有一天當兩個人耐不住相思而見面時,愛情的感覺依然熟悉。
              她不在他面前提三金,也不再這樣那樣的愛慕虛榮。
              他爸爸媽媽的善良、熱情深深地打動著她。
              人常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更何況,她愛的他又是個心地善良、待人真誠,頗具上進心的男孩子。
              "在這個魚龍混雜的社會,找個可靠的人多不容易!"她心裡暗暗地想。
              五
              天有不測風雲,厄運偏偏降臨到她頭上。
              2006年10月,正當他們準備籌辦婚禮的時候,她患上瞭重癥。而且,身患這種重癥將失去生育能力。
              在這樣的時刻,他和爸爸媽媽都沒有嫌棄她,從武漢到孝感。四處求醫問藥,
              爸爸媽媽更是像對待自己親生女兒一樣炒菜熬湯,補充營養。
              但她的病情並沒有得到好轉,一傢人更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他的爸爸媽媽開始動搖這份婚姻,畢竟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情。準也不願意娶一個身患重癥又沒有生育能力的媳婦。
              她傢在很貧困的郊區,弟弟妹妹多,由於平時經常補貼傢用,她手裡並沒有太多的存款,因此幾乎所有的治療費用都由他承擔瞭。
              面對沒有結果的婚姻,在她最失落的時候,是他在安慰著她。
              他曾經親口對她說:不論我們今後怎樣,也要先治好你的病!
              為治療她的重病,他花掉瞭自己多年來全部的積蓄。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的病情終於有瞭大的起色!
              爸爸媽媽依然像對待親生女兒一樣招待她,把她接到傢裡來玩,這種血濃於水的深情讓她無數次感動得熱淚盈眶。
              她覺得她已經融入瞭這個溫暖的傢庭。再也離開不瞭。
              可是,未來將會怎樣呢?
              六
              他終於從上海專傢那裡抓到瞭一根救命稻草,經過系統的復查,病情基本穩定。蒙在老人心頭的憂慮也隨之消散。
              經過這麼多的波折,她父母也被這份真情所感染,老兩口相信,自己的女兒將過上幸福的日子。
              婚禮於2007年2月7日在孝感老傢如期舉行。那天正好是她22歲生日。
              盡管他推掉瞭好多邊緣的親戚。酒席仍然開到20桌,幾乎是人山人海!在鮮花與微笑中,在禮花和歡呼中。她成瞭世界上最美麗的新娘!